袁立质疑天使妈妈基金会“捐款去哪儿了”

2018-09-27 17:42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天使妈妈”是一个志愿者团队,团队成员和大部分捐款者均为富有爱心、有良好教育背景和各方面特长的妈妈。这个团体包括大约30名海内外的核心志愿者,通过网络宣传和筹款和国内外各种医疗机构、媒体、基金会、志愿者等广泛合作,为孩子们募集医疗资金、安排手术和康复援助。帮助生活在机构中的弃婴和孤儿改善生存发展。

  然而这两天,演员袁立连发微博,对“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的募款、捐助工作提出质疑。此后,作为“天使妈妈慈善基金”形象大使兼理事的邱启明和曾在去年举报过“天使妈妈”“私设小金库接受善款”的网络爆料人周筱赟随即形成对立分别加入到了力挺天使妈妈和力挺袁立的队伍中。

  袁立主要提出了两点质疑:

  一,“捐助进展链接穿越”。

  袁立说,她在7月13日收到捐助对象“小饼干”的救助情况链接,点开时,发现页面内容中写着“7月29号,宝宝重生”。因此,她质疑,13号已经知道29号的事?穿越吗?

  对此,“天使妈妈基金”回复称:13号发给袁立的是“患儿的救助链接”,链接内容、救助进展是每周更新的。也就是说,虽然链接时13号收到的,但每次点进去都会显示当下最新的内容。天使妈妈的回复让这个质疑看起来是个“技术误会”。

  二,捐款数额先多后少质疑。

  袁立说,8月6号,天使妈妈基金告诉她,一位受助患者得到的总筹集善款是23940元,但在6月30号,天使妈妈基金发给她的一份明细中显示,那时,通过三个筹款平台已经为这名患儿筹集到了29405元。袁立质疑,为何8月6号的总额倒比6月30号时,少了5000多元?对此,天使妈妈基金解释称,6月30号那份明细中的29405元钱,是三个捐款平台——微博、支付宝、天使妈妈网站——的总和。截止8月6号,三个平台的捐款数额都有所增加,总额是45700多元。

  但其中只有“天使妈妈网站款”到账,数额是23940元。袁立在网上质疑,以邱启明为代表的“天使妈妈”团队迅速回复,就这样一来二去,交涉从5号持续到昨天晚间。这是无聊口水仗还是让公益更透明?

  在“天使妈妈”网站上,可以查询到,捐款人“袁莉(袁立原名)”在今年6月9号到7月1号,共向4名受助人,捐款共计32000元。

  在微博上,袁立对天使妈妈基金工作的质疑也主要来源于对这四名受助人捐款情况的追踪。质疑一出,得到了“前辈”网络爆料人周筱赟的力挺,周筱赟在去年出曾举报天使妈妈私设小金库接受善款:

  周筱赟:我觉得袁立对天使妈妈的质疑是问到点子上了,核心就是这些捐款的使用和去向。

  天使妈妈做出回应后,对于第二个质疑还存在比较大的争议。到账数额是23940元,使用善款24935.3元,天使妈妈基金创始人之一邱莉莉称,结余的欠款用于后续治疗:

  邱莉莉:他半年以后还需要再做手术,还需要花两万五,实际上还有四千多的缺口呢。

  记者:有没有发生过治疗结束有结余的这种情况呢?

  邱莉莉:有过这样的情况。譬如有的孩子死亡了,那他可能会有结余,那这个结余我们会就转给其他的孩子再使用。可能筹不到能占一多半吧,没有具体统计过,我们都得积极的去找其他途径去给孩子补这个钱,你比如说,像袁立他问的这个孩子,那他就是钱没筹到,我们又找了一家基金会,给他补了一万五千块钱。

  不过,这个“还需后续治疗费用”的解释并不能说服周筱赟。

  周筱赟:天使妈妈说用于后续的治疗,这些钱到底给了哪家医院天使妈妈却没有做出说明。这个解释我觉得是非常牵强的。你说后续治疗,费用给了哪家医院?孩子老家医院吗?那老家医院费用清单呢?他必须用证据,可靠的证据。

  在周筱赟看来,天使妈妈关于“捐款总额为何会前多后少”只有解释,没有证据。那么,什么才算可靠证据呢?天使妈妈在其网站上有捐赠公示,收支公示,财物审计报告公示等等。但周筱赟认为,这些都不能定义为能说服他的可靠证据。

  周筱赟:要说明善款使用情况,就必须出示两个材料,一个是医院的费用清单,另一个就是银行的转账凭据。他只告诉我们几个数字,我怎么知道这些数字是否真实呢?

  对于袁立这次的质疑行动,周筱赟支持,也有羡慕,因为作为演员、明星,袁立的质疑能够引起更大的舆论关注,而这有助于公益更好发展:


上一篇: 袁立与邱启明因公益打口水仗 两人恼羞成怒(图)
下一篇:明星落魄往事:梁家辉摆地摊躲警察 张楚修车
扩展阅读
 方舟子崔永元名誉纠纷开
方舟子崔永元名誉纠纷开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昨日上午9时30分公开开庭审理方是民(笔名方舟子)与崔永元名誉权纠纷一案。...点击了解…

 谢娜“掐”黄磊爱女引争
谢娜“掐”黄磊爱女引争

7月1日夜,谢娜在微博上和黄磊亲密互动,对此前网友要求的 “谢娜给黄多多道歉”做出变相回应。...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