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称刚入行时"有点装":现在心中小贱人由我调控

2018-09-27 18:48

  “邓超疯了”,这句惊叹目前为止出现在邓超生活中两次。一次是他中学时,保卫科科长欺负女同学,他拿着菜刀满校园追砍,老师在旁边大喊“邓超疯了”。一次恐怕就是看完他正在上映的新片《分手大师》后,媒体和观众的一致感想。

  他疯到什么程度?影片里露腹肌露股沟、黑老婆黑杨幂,把“百变大咖秀”玩得超级不要脸;每一站做宣传带着大妈跳广场舞,穿上10厘米高跟鞋跳舞,对着巨型打火机,像电影里一样用舌头打火。按规律说,男人到中年会越来越成熟稳重,怎么邓超越活越回去了?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邓超的人生答案恰好相反,“以前刚入行时多少有点偶像包袱,说实话有点装。现在心中的小贱人由我调控,随时都可以把它拿出来、放回去。现在终于活到很多东西无所谓、怎么样都行的状态了。”

  翻看邓超的“小贱人疯癫成长史”——逃学的霹雳舞领舞,一边演着快崩溃的角色一边在《我是歌手》上疯狂扭臀,话剧里反串女装跳艳舞的中戏学生……生活或舞台上的邓超绝不是那种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人。《分手大师》只是把他凝聚几十年的贱气一下子逼出来了。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婷

  邓超语录

  早些年可能我还会认为发脾气是一种美德,现在我会认为发脾气就是无能,发完脾气还不是要干下去。

  刚入行时会加很多保护、枷锁,就是有点偶像包袱。在行业混久一点了就有一点点资本,觉得可以放开了。

  以前宣传时可能不会和学生轧舞,玩得那么疯。现在争取把每个通告、每个采访都当PARTY来做,别老想着完成任务就走人了。

  迪斯科刚开始在全国流行,就觉得很好看很喜欢,在舞厅走上去跟人说能不能教我。也不交学费,跟着跳,还跳上了领舞。那时,社会上的人包括我爸妈都觉得,跳这种舞的是边缘人群,很不理解。但我只能顺着自己感觉走。

  我俩就像说相声,我是逗哏的,她(孙俪)是捧哏的。她的是冷幽默,黑色幽默,我的贱比较直接。

  事业篇

  为什么去当导演?

  “被太太刺激,有本事你自己弄啊”

  《分手大师》是邓超、俞白眉导演的电影处女作。这对好兄弟在2001年开始,已经合作过爆笑舞台剧《翠花,上酸菜》,叫好叫座;但十几年来,他们却没有“干一票大的”当导演的想法,甚至两三年前捧出过新导演赵薇、徐峥的光线影业来找邓超,他也拒绝了,说很享受做演员。

  在邓超心中,导演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导演应该是斯皮尔伯格、大卫·林奇这样阅历丰富、知识渊博、很有情怀的人,技术性很强,书也看得多,我都不达标。开始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特别不靠谱,又觉得我演戏挺好的,很享受很满足,做导演有点不务正业。”

  筹备《分手大师》时,邓超、俞白眉也只是想着一个演、一个写,数了一圈,没合适的导演。两人琢磨许久,那就自己来吧!其实,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推动,邓超说:“我太爱喜剧,做演员那么多年一直没演过,就是怕搞砸,所以很谨慎,十几年都没导、演(喜剧)。我和俞白眉经常吐槽,看到一部喜剧或找我的片子,都觉得‘啊?这是喜剧吗’,吐槽到我们自己烦的地步。这时太太们就飘过来说,‘你们说得太多了,有本事你们自己弄啊’。那我就从头到尾做一个!”

  为什么不难搞了?

  “发完脾气还不是要干下去”

  邓超演戏较劲是出了名的,演《中国合伙人》时,导演陈可辛说OK了,他还要拉着要求再演5次。刷新了导演陈可辛心中的排行榜,超过金城武成为陈导导戏以来“最难搞”的演员。

  当了导演的邓超,自认严厉但总算没怎么发脾气,“剧组里90%以上的人都累病了,包括我,一天只睡3个小时。每天周围都会不停传来声音,今天说,‘这个场地不行啊,我要一个更大的场合’。明天说,‘艺人的档期不行啊,再去跟经纪人要两个月的档期’。后天说,‘下雪了,演员很冷的,要等到明年开春再拍啊’。大后天说,‘片子我现在剪不了,我要回去过节啊’。很多事情也是在锻炼我。早些年可能我还会认为发脾气是一种美德,现在我会认为发脾气就是无能,发完脾气还不是要干下去。”

  同时,他也从“跟谁都死磕”转换为“放手”的模式,“原先我只是对我自己(死磕),紧紧拽着,死死握着,过不去就过不去。但现在我学会了放手。”他学会将道具事务交给道具组,很多经验上的问题交给光线影业,“因为我是新人,是菜鸟,他们专业,我会向他们取经。用一种新人的态度,自己才能更饱和。”


上一篇: 马天宇扮女装 自认美过杨幂
下一篇: "离婚律师"8月开播 吴秀波为戏释放斗嘴天分(图)
扩展阅读
 方舟子崔永元名誉纠纷开
方舟子崔永元名誉纠纷开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昨日上午9时30分公开开庭审理方是民(笔名方舟子)与崔永元名誉权纠纷一案。...点击了解…

 谢娜“掐”黄磊爱女引争
谢娜“掐”黄磊爱女引争

7月1日夜,谢娜在微博上和黄磊亲密互动,对此前网友要求的 “谢娜给黄多多道歉”做出变相回应。...点击了解…